当前位置:主页 > 案例展示 >

案例展示

标题:

一路走着时间可以见证所有人及诺

时间:2017-09-19 11:06/点击:

记不清多少天没写字儿了,依然习惯打开空间,点开写日志,却不知道该写些什么。
  
  喜欢空间的小主儿们都喜欢把文字形容成自己的孩子,可见对文字的喜爱都是非同一般的。以前姐写字儿的速度是拒绝,“难产”,“流产”,“剖腹产”,最近几个月里,姐手里的字儿其实“早产”了很多,可全被姐寄存在了保温箱(草稿箱)里,它们都是健康的,乖巧的,只是还是老样子,遗传着姐骨子里的一些忧伤而已。
  
  基因这东西很玄妙,字儿如同是从血管流淌出来的血液一般,它们具备着我们身体的体温,37度刚刚好的温度,带有呼吸,带有搏动,带有生命的文字容不得伪装和欺骗。
  
  由于最近姐的缓慢产子(字),一度被人质疑携字私奔了,其实呢,真的没有,姐就是不愿意写了,即便是写了,也就是自己翻来看看,却懒得发表,主要是没心情。
  
  七月又要结束了,可快结束了,日子过的真慢。
  
  这个七月里,姐的烟火生活亦如盛夏的雨空一般,零落,潮湿。当看清文字解决不了任何实质问题的重要性后,姐更懒得写了,与其穷尽其力的敲字,还不如去贪恋一会儿游戏。
  
  这个七月里,生活步调一直和医院有染。这个地方估计没人愿意去,姐更不愿意去。
  
  姐的老叔病了,肺癌晚期,51岁,多好的年纪,就那么轻易的被宣判了死刑。
  
  姐的老公胖胖也病了,所幸无大碍,食管炎,慢性胃炎。
  
  这个月份里,奔走在各个医院中,检查,等待,等待,检查,循环性的恐惧让姐夜里总做噩梦,我还是那么不堪压力,只要心里有事,晚上就会做梦。黑白的精神折磨,让这个七月里仿佛要崩溃一般。
  
  姐的眼睛也不舒服,前段时间按结膜炎用了点药后,稍有缓解。而最近,眼底的障碍物逐渐靠近黑眼球,貌似有点影响到了视力了。
  
  这一个月里,姐进医院进怕了。甚至看见那一身白大褂儿,姐都会害怕。
  
  姐想起了昨天更新的那条说说,“姐不想做瞎子,要是瞎,眼睛就瞎一双,别落个独眼,一眸相遇,一眼万年,难道需要如此练就?其实姐是用调侃的文字写真实的事,唉,没想到却被姐妹们误会了,呵呵,你们这群可爱的色女们。
  
  人在网湖行,哪能不欠账,由于姐的停笔,疏于走访,欠下了很多情债。说实话,我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在空间混迹多久,这些情债是否有时间偿还的上,所以呢,情重不言谢,那些关切陌园的亲们。
  
  最近的情债是,应允了好友6子(落墨为安)的一篇白水文,一直没动笔。其次是今天是菩提姐姐的生日,贺文没动笔。
  
  我信,情长路更长,所以.......
  
  听汪峰的怒放的生命,太阳依旧在每天升起,而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看见它。最后唠叨一句话,什么网不网的,活着就好!!!

上一篇:世间最贪婪的享有者索取着你的执念 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