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新闻动态

标题:

陌园的烟火文字是一道白开水式的别致风景

时间:2017-09-19 10:44/点击:

  她们说,,那好吧,就让掌心捧一盏无色,无味的白开水,滋润且熏呛着五味杂陈的人生,轻诉一句,人生因爱而美丽,我因你而有爱。
  
  从不知道双十一是什么购物日,只听说是一个单身的日子。单身日和购物日就这样的在此年的此日,被姐无意的歪打正着的撞上了。
  
  周末,过的惬意和开心着,(此文后,补写)原以为周一会迎来忙碌的一天,结果是更闲在的一天。
  
  周一的午时,车旁,老公和我对面相视。
  
  “你是单身?”“嗯”。姐朝他点点头。随口肯定的也问道:“你也是单身?”
  
  老公点着他胖胖的头,用同样肯定的口气答应了一句:嗯,没错。
  
  单身一起过11月11日哈,于是,便开始相互讲条件。
  
  “出去逛街,我坚决不开车,每天开着它,头都疼了。”老公拍着车子说。
  
  姐的爪子更快,把手提包扔在了后备箱里,“我坚决不背着这个东西了,每天最厌烦的就是背着它,比上学的时候背书包还烦。”
  
  他母亲的,如果可以形容,姐更想把这个每天和我形影不离的包当做一个足球,能踢多远就踢多远。烦那个背包里的东西,除了一堆烂章就是货单,看见它们,我头疼的厉害。
  
  那好吧,单身的人可以一起过这个日子哈,走起,向哪儿走?坐上地铁,向步行街的商场里,大踏步。不用多问。
  
  11月的津城,难得的好天气,暖暖的阳光下,让人更想赖在深秋中而非初冬。
  
  步行街上,胖子开始蹦着走,看着这家伙笨拙的劲儿,姐在他身后大笑。
  
  “老婆,我要减肥,减掉60斤肉。”他边蹦着,边气喘吁吁的说,说着,这家伙停了下来,用手比划着,“老婆,你说这要是60斤的猪肉,我抱着都费劲,估计想减下去,更费劲哈。”
  
  装萌也好,扮嫩也罢,我想心态永远和年龄不搭界,看着他胖胖的傻样儿,很可爱。
  
  闲逛,购物,在老公的撺掇下又买了两件床上用品,他说,天冷了,床上该铺上暖暖的绒。记得儿子这样形容过他,老爸,你是爷们儿群里也有你,娘们儿群里也有你,家里大小事你什么都搀和。
  
  很好,姐喜欢,家有此夫,乐此闲妻,而非贤妻。
  
  走至到女士貂皮卖场,胖子开始怂恿姐买一件毛茸茸的皮,他说:老婆,你看外面的女人现在傍大款,当小三的,穿,不过也就是这些吧,几万元一件的衣服,老公给你买的起,自己看看,有喜欢的,今天我送你一件,好不。”
  
  姐拽着胖子离开了这个消费区,边走边和胖子说:“我知道你的心情,可我想要的幸福真的不是这些,你看这几年咱家族中,先后去世了那么多人,我只想,只想,我身边的父母,你,孩子都健健康康的就好,别人怎样穿着,怎样挥霍,我从来不艳羡,而我只要有一个疼爱我的老公,我想,这才是女人们最羡慕的。”
  
  一瞬间,我想到了莫莫的一句话,爱是什么,是一个男人舍得给你毫不吝啬的消费。虽然此想法有些偏激,但从现世浮华的角度来说,许,金钱也可以称之为情感的试金石吧,毕竟现实太骨感。
  
  就这样夫妻边走,边买,时间不觉中流逝的很快,已近黄昏。
  
  胖子拎着大包小袋的说:“老婆,周六紫陌家请咱吃了炖羊骨头,周日咱又回请了他们吃自助餐,今儿老公带你吃津城小吃哈”。
  
  小吃店里,桌上堆满了各样的小吃,胖子眼瞅着邻桌,小声的问:“老婆,你想吃她们吃的公婆饼不。”贪吃成瘾的姐,嗯的应了一声。
  
  “你坐着先吃,等我哈,我去给你买。”说着,起身,出去了。
  
  过了20多分钟后,店门推开,老公手举着两袋热腾腾的公婆饼走了进来。黄昏,落日的初冬,寒意渐拢,推门带进来的冷风和他手中公婆饼的香味掺杂在一起,那一刻,我的心不由的很暖,很暖....
  
  11月11日的这个节日就这样的共同度过了,今天忙碌后的车上,姐很腻,很无聊。
  
  用爪子开始挠这家伙的脸,想来,因为返乡挖红薯,把蓄养了很久的指甲再养到纤纤十指,姐容易嘛。这家伙,边开车,边躲避着说:别乱动哈,我可是大灰狼。
  
  “哦,狼(郎)哥哥,我可是小白兔。”姐撒娇的本事又上来了。
  
  “狗跑千里吃屎,狼行千里吃肉,傻老婆,大灰狼专吃小白兔。”胖子很得意的说。
  
  烟火生活,白水味道,姐想,只要心中有爱,爱就是一粒放入白开水中的方糖,清甜且回味......
  
  婚姻中的亲爱,左边亲人,右边爱人,亲爱,每每从指尖敲打下这两个字的时候,浓情绕指总难尽,原,文字也可以这样叙写生活中的缱绻无限。
  
  我,也只不过就是烟火生活中的一枚平庸女子,过着平淡,安怡的小日子......
  
  今年的秋,异常的沉重,灰色长空中的哀伤如云层一般的涌积在一起,仿佛一直在等待着这个秋天,在这个季节中降临一次决堤如洪的痛,是不是只有这样,才可以称得上是肝肠寸断?
  
  区区一月有余,掰掰手指尽可以数的过来的日子里,便送走了两位身边的亲人,老叔和奶奶相继去世了,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两位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亲人。都说宁隔千重山,不隔一层白,一身缟素,天上人间,人生总是有那么多的遂不及防,一场悲痛的帷幕尚未拉下,谁又知道另一场悲痛已经忙不迭的上演了呢。
  
  一连串的悲伤砸下来的时候,方惊觉,我的眼泪原来不适宜大众下的嚎啕,而自私的属于着无声的啜泣。披麻戴孝的跪倒在突起的坟前,目光凝滞着哀痛,我傻傻的看着那么多人在痛哭,这个时候的眼泪应该是悲痛最好的宣泄物吧,然,我的眼睛却成了枯竭的泉底。

上一篇:软件开发是一项包含需求捕捉和需求剖析 下一篇:现实烟火生活无法改变她执拗的性格